计算机等级

陳賡日記(一九三八年三月)

发布日期:2022-08-06 04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晚召集團級干部匯報,發現許多驚人的不良傾向,主要表現為軍閥主義的發展,部隊群眾紀律的退步,離開黨的立場等等。這些表現足以喪失我們的團結力和戰斗力,有使部隊蛻化的危險。對此我們應提高最大的警覺性,注意部隊的整理,加強干部布爾什維克意識的鍛煉,加強黨的領導,建立集體領導,抓緊經常工作。

  部隊均忙於政治動員和戰斗准備——營的黨員大會,連的軍人大會。激昂的口號聲,象春雷一樣響徹了韓壁的整個村庄。隨便你去任何一個民房裡觀察,都可以看到那些民族戰士們在擦槍,打草鞋,炒干糧,忙得不亦樂乎,這些現象預示著這次戰斗必勝的先兆。

  今日在韓壁休息一天。劉、鄧分別來本旅各團訓話,我隨鄧到七七一團。這幾天本來感覺不舒適,加以今天講話過多,回部后,如醉似痴,醫生不察,為我注射一針嗎啡,結果更使我難受,宛如大病,睡不能起,一夜均在沉醉中一般。

  今日經過途中有友軍曾3A部隊。沿途群眾對我們說:日軍經過村庄,必先問這一帶有無八路軍,對我甚感恐慌。我們到達宿營地上豁村,群眾不察,紛起逃跑,經過我們宣傳,知道我們是八路軍時,又均返回居地,一時紊亂,才告平靜。

  為了保持我軍行動秘密,使部隊不過早暴露,各兵團均向北收縮,旅部移到白馬。三軍與我們混合駐扎。群眾對中央軍有了新的認識,確因為他們的紀律有了新的進步。據說他們也採取了我們一些辦法,如給群眾掃地、捆禾草等。軍隊能吸引民眾的同情,這不能不說是一部分國民黨友軍的新氣象。

  晉東部隊悉歸朱、彭指揮,計有曾A、李家玉A、朱D、馮A、彭D、楊B等部隊[曾A,見前注﹔李家玉A,第四十七軍﹔朱D,第九十四師,師長朱懷冰﹔馮A,第十四軍團,軍團長馮欽哉﹔彭D,第十四軍第十師,師長彭杰如﹔楊B,不詳。均系國民黨部隊,當時位置於山西東部與河北西部。根據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關於作戰區域的劃分,上述部隊統歸第十八集團軍總司令朱德,副總司令彭德懷指揮。]。

  據說敵二千余人由臨汾東進,企圖配合子洪口之敵南北對進,確佔白晉公路,中途曾被14A截擊二次[14A,國民黨軍第十四軍,軍長陳鐵。],死傷七八百,現已由屯留退回長治。其佔據白晉公路之企圖,至此已破壞。這樣一來,預伏敵人殲滅於(廠虎)亭以南之計劃似亦隨之不成。

  下午到師部,師決定以韓團出道清路[韓團,即三八六旅所轄之補充團,團長為韓東山同志。下文亦稱補團。],其任務:l.破壞道清交通,配合主力作戰﹔2.偵察﹔3.建立黎、晉、潞、長治以南為抗日根據地﹔4.收集資財﹔5.擴大本身與收集武器。

  到韓團召集排長以上干部會議,作了四個鐘頭報告,主要內容為:1.目前抗戰情形,特別是山西戰局﹔2.我們的任務,特別是補團的行動﹔3.出動注意:A、防止貪污腐化墮落,B、加強黨的領導和政治教育,C、群眾紀律。下午召集全團訓話,約兩小時。歸時有倦意。

  敵人這次行動,雖然使我們反攻的計劃未能實現,但敵人的企圖亦顯然不能達到。它固然繞過了韓侯嶺,避免了硬攻,佔領了臨汾、風陵渡、隰縣、軍渡等沿河重要地點,完全截斷我們的交通聯絡,認為這樣,中國軍隊便會由紛亂慌漲潰退走到完全消滅。其計劃固狡而且險,但中國軍隊並不因交通斷絕而慌亂,相反的更堅定其抗戰決心,使敵人前后受敵,其計雖狡,終不能售。據最近幾天的情況,完全可以証明:晉西北進入保德之敵,受我王旅襲擾斷后[王旅,指我一二○師三五九旅,旅長為王震同志。],現已突圍退入五寨﹔進佔軍渡之敵,受我閻團渡河進擊[閻團,指我八路軍留守兵團所屬之警三團,團長閻紅彥同志。],狼狽退回離石﹔子洪口確被朱師收復﹔新鄉又有克復之說﹔臨汾東進之敵,經過14A的幾次截擊,死傷甚眾,其進佔白晉公路的計劃,已被我破壞無余。我想隻要在晉軍隊繼續鎮靜轉入最高度的積極動作,在統一指摔之下,向南壓迫,確實截斷其交通聯絡,四萬倭寇,不難一鼓而殲滅也。

  師決以七六九團(缺一個營)襲攻黎城,以一個營進佔東陽關,箝制涉縣可能來援之敵,本旅全部秘密進入黎城與潞城間公路以北山地待伏敵人。受領任務后即派出便衣偵察二組,偵察黎、潞間敵情、地形及長治敵情。

  今日九時至十一時,各團作戰斗前的動員,十一時出發。早六時,派七七一、七七二團副團長各帶便探四五名先進入申家山一帶偵察地形,並接收昨日派出之便探的報告,黃昏時各部均到達上遙集結,並造晚膳。據報,由潞城來黎城之敵K約五百人已抵黎城[K,騎兵之英文縮略語。]。

  我決心:(1)韓團借此通過馬路,進入平順以北公路南之鞋底村及安南嶺一帶,鞋底村以北高地僅置一個連埋伏,其余兩個連即埋伏於安南嶺。(2)七七二團主力埋伏於申家山西南高地及1269高地,派出一連伸入潞城東北之505高地,擾亂潞城之敵,又以一個排進至潞城北之余庄警戒,派出便衣隊二十余人伸至潞城西南,偵察和打亂可能由長治來援之敵。(3)七七一團主力位置於續村嶺,派出一部乘夜破壞趙店木橋,截斷其交通,待敵通過時,放其先頭至七七一團附近,各部即迅速突然出擊,聚而殲之。

  晚九時開始接敵,大家均興高採烈,情緒非常高漲,均抱著必勝的決心。明月當空,照耀如同白晝,好象是為我們這次夜行特別預備的。夜行甚肅靜,不聞偶語聲與咳嗽聲,隻有腳步聲、馬蹄聲,踏著碎石聲與上山的急喘聲相應和。這是一群民族英雄,不顧疲勞,准備壯烈犧牲,上前線奔襲日寇的英勇行動。二時前,各部均到達指定地點——襲擊出發地。

  二時前,各部均到達指定地點。根據亮平[亮平,時任七七二團副團長。]、成忠等報告[成忠,即吳成忠,時任七七一團副團長。],謂由黎城至潞城馬路是在山嶺上,不在山溝內,這是因為制圖時還沒有開馬路,圖上的路是大路,不是馬路。當即變更決心,即以第七七二團埋伏於大路以北、神頭以東1187高地(一個營)及安南嶺西北高地,韓團埋伏柏林嶺,七七一團轉到郭老灣西北高地,七七二團第二營及七七一團一營暫留1269高地待機。

  五時,趙店木橋已火光燭天,為我燒毀矣。拂曉前各部已部署完畢,此時黎城已有激烈槍聲。據師部電話,七六九團已開始攻擊,東陽關亦發生激烈戰事。八時三十分由潞城來汽車二輛,滿載敵兵。我們為了打擊其大部隊,未射擊。該二車因橋毀被阻於濁漳河邊不動。不一刻,灰塵連天,敵人騎步兵浩浩蕩蕩向黎城前進,並在神頭集結,似有所准備,並以騎兵數名向我1187高地搜索,幸未被其發覺。九時三十分敵復前進,我即開始出擊。我兩面夾擊,經過四小時的戰斗,敵千余人及其輜重全部被我消滅,計擊斃敵人八百余人,俘獲十余名,繳槍約二百余支,擊斃騾馬三百余匹,俘獲三百余匹,軍服藥材彈藥甚多。當時神頭附近日寇死尸滿溝滿野滿屋,勝利品遍地皆是,紙張書畫隨風臨空飛舞,似為天女散花,慶祝我們的勝利一般。我傷亡約為二百余。此時黎城敵人以火力掩護強修趙店木橋,又被我七七一團特務連之一排擊潰而返。稍后,敵又加強機槍炮兵重新強修,我特務排長以敵火力過強,稍為退后,於是敵人終於修復,但至晚又被我燒毀,不能通車。我受傷人員及勝利品已全部運回后方。師部令我們撤回申家山、曹庄一帶集結。除令留少數游擊警戒部隊外,黃昏時全部撤回指定地。

  我游擊部隊報告,由長治增援潞城之敵約千人,黎城出動亦三百余人,向神頭東西對進。經過一小時的炮擊及飛機轟炸,才敢進入神頭,當以機槍大炮飛機向我申家山射擊轟炸,終日不停,以數十輛汽車搬運死尸,亦終日不停。

  這幾天新戰士逃亡現象甚嚴重。其原因:1.支部工作不健全﹔2.干部責任心差﹔3.教育解釋不深入﹔4.軍閥主義在部隊中又發生﹔5.新戰士看見戰斗的殘酷,有些害怕。根據這些原因,召集政治部各科長專門討論,決定明日各團舉行干部會議,對新老戰士分別講話,並責成各團干部立即糾正,告以具體反逃亡的辦法。

  晨七時,各兵團均由現駐地出發。本旅進到廟上村與馬家峪之線蔭蔽集結。七七二團以一個連秘密進到東陽關附近之蘇家蛟山地封鎖消息。黃昏開始作接敵運動。二十時前各部均就伏擊出發地集結(七七一團進到嶺西以南高地,並以兩個連乘夜通過公路以南,即響堂鋪南之高地,密伏於此﹔七七二團進到馬家拐,向東陽關嚴密警戒偵察,並封鎖消息,以一個連進到編成腦)。二十四時前各團伏擊部署完畢。七七二團派到蘇家蛟擔任警戒的一個步兵連,被漢奸向東陽關寇軍告密。寇軍當出動二百余人,由漢奸率領,企圖乘夜圍我而殲滅之。該連警戒疏忽,竟被其包圍而不知,發覺后,連長指導員各率一部殊途突圍,僅損傷七人,安全逃出,亦雲險矣。蘇家蛟被敵佔領。

  六時,接七七二團報告,謂:東陽關之敵二百余人進到馬家峪。又報:長寧東南高地有敵二十余人向我馬家拐前進,似為偵察部隊。判斷敵人似發覺我軍企圖,欲從我右翼側擊,並截斷我后路。即以電告向前,決轉移主力回到廟上村、鴨兒山之線消滅此敵。當電七七一團即刻收回路南的兩個連,各團即准備轉移。

  又據七七二團電告,謂蘇家蛟敵人已撤退,七連仍回原地警戒﹔長寧東南高地之二十余人是當地老百姓。估計敵人並未發覺我大部,僅發覺蘇家蛟我之小部而已,驅逐后又回原地。當又決定仍在原地待機伏擊敵人,僅以七七二團之一營進到廟上村以東高地,保障我右后方之安全,但路南之兩個連已撤回矣,這是一個損失。

  八時許,聞得槍聲。七七一團報告,謂東陽關有敵汽車百數十輛,向涉縣前進。七七一團放出一部約百輛至七六九團地段,激烈戰斗就此開始。我七七一團動作迅速,火力與突擊配合,勇敢莫當,經過兩小時的戰斗與肉搏,配合七六九團將敵汽車百八十余輛全部焚毀,共斃敵四百余人,繳獲步槍二百余支,炮四門,重機槍四挺,輕機槍十余挺。敵生逃者僅三十余人(由路南山地逃出),余全部殲滅。

  當七七一團與七六九團正戰斗激烈間,東陽關及黎城之敵步兵三百余人,騎兵百余人,附炮四門,向我馬家拐七七二團陣地進犯,企圖擾亂我行動,援救其汽車隊,被我七七二團迎頭痛擊,將其擊潰,退至長寧及東陽關以北之高地二要點,利用已做成之堅固陣地及長城舊堡頑強抵抗。兩要點均被我奪取,敵退入東陽關,固守堅固房屋。東陽關以北之要點至此盡被我佔領。敵復由黎城增援二百余人,配合被擊潰之殘敗步騎兵,在飛機十余架掩護下,復向我七七二團陣地進攻,曾兩度向我沖鋒,但均被我擊退。敵終於退守東陽關,利用堅固房屋不敢出頭一步,僅以炮兵向我陣地亂轟,我亦無損失。

  至此,敵之汽車已全部被殲滅,增援部隊亦幾次被我擊潰,死尸滿溝滿野,隻好以飛機十架,計重轟炸機六架,戰斗機四架,投擲炸彈,長達兩小時之久。但此時我已結束戰斗,勝利品、傷兵全部運回近后方,部隊已集結蔭蔽,毫無損失。敵之飛機不過來吊喪而已。

  這次戰斗証明了我們的部隊有鐵一般的意志,戰術上已有了大的進步,政治工作也比較深入,動作秘密、勇敢、迅速、突然,完全合乎戰術要求,特別是鍛煉了我們的新戰士及較弱的個別部隊,其意義更大於繳獲槍炮。